我从垄上走过

“我从垄上走过,垄上一片秋色,枝头树叶金黄,风来声瑟瑟,仿佛为季节讴歌。我从乡间走过,总有不少收获。田里稻穗飘香,农夫忙收割,微笑在脸上闪烁。蓝天多辽阔,点缀着白云几朵,青山不寂寞,有小河潺潺流过……”回到故乡,蓝天白云悠悠,我走在田间垄上,清清的山风吹过,心里无比欢喜惬意,嘴里哼着这首《垄上行》,心中装满秋色。故乡的秋,还如儿时样令我陶醉,青山依旧,儿时的伙伴啊,却散落天涯,你在他乡还好吗?

故乡,在梦里萦绕,故乡的云飘荡着游子的回忆。如今,又踏上故土,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欢乐的情绪写满心怀。我寻着旧时路,野菊花飘着淡淡的清香,在秋风中摇曳舞蹈着金秋的韵味。每当野菊飘香的季节,儿时的我们,便乐在这秋山秋水秋草秋花中。野菊花,洁白如清霜或开着金秋的颜色,一簇簇,一片片的小黄菊小白菊开在田间垄上,赏心悦目之极。野菊花,飘着淡淡苦涩的清香,却是很好的清凉草药,性甘、味寒,具有散风热、清肝明目之功效。小时候的我们,常常三五成群地走在田野山间,游山乐水采野菊花儿。晒干后,拿去国药店里卖钱,把卖菊花的钱钱大部分交给父母补贴家用,我们自己也留一点零花钱,卖纸笔文具,或到小卖部买些零食犒劳犒劳自己,那欢乐总是如这季节飘着清香。

于是,每到九月野菊飘香的季节,那条环绕村边田间的小河,便比往日流淌得更欢畅了,哗哗的小河水,唱着秋歌,流淌着农家秋收的喜悦。我和小英子他们,带着刚从小卖部买来的食物,兜里揣着喜爱的小人书,便向村边的小河走去。小河流水清清,初秋的河岸,水草还乏着青。不远处,那牛妈妈正带着小牛儿在悠悠闲闲地吃着水草,小牛和牛妈妈不时地“哞哞”轻叫,仿佛在轻言絮语地诉说着这秋的欢喜。我们是看在眼里,喜上心头,笑着闹着一溜小跑到小河边,在草地上团团围坐着,拿出各自的美味食物,摆在中间,美美地吃着,很快地,我们就风卷残云般,把带来的食物都吃光光,渴了,便用手捧着清清的山溪水,跪在小河边呼呼地喝上几口,顿时,清甜美意便溢满心胸。此时,调皮的小英子,便用水泼向了我,一阵清凉惬意在我们小伙伴之间传开,我们踩在清浅的河水里,追逐笑闹着,小英子给我泼得满身是水,正撒丫朝我狂泼反击,小伙伴们你追我赶,尽情嬉戏欢乐。哈哈,一群开心的疯丫头,伴着幽幽的野菊香,在小村的田头山野垄上乐疯了。小河水悠悠,轻快欢畅地流淌着,那青青的水草,被惊着的小鱼儿,游向了波心,不见了影踪。一会儿,小鱼儿又游回到青青的水草,调皮的我们,也安静下来,屏住了呼吸,俯下头定睛看那小小鱼儿,我用手轻轻一捞,嘿,小小鱼儿,已在我的手心里悠游!这种欢乐,真的好怀念啊,我的故乡,童年的故乡,顺着岁月的河流,常在我的梦中出现。

故乡的小河,在静美的秋天,就这样给我们闹欢腾了。我们不闹的时候,就躺在小河边的草地上,静静地听着山风从耳旁掠过,抬头看,天上白云,云卷云舒,做着游戏变着戏法。“咦,小英子,你看哪,那天上的云儿,像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哇,你看你看,又变成一匹小白马了,哈哈,你看,那像不像一朵棉花糖啊?”我惊喜地看着天上朵朵白云的变幻,再也坐不住了,拉起小英子的手,蹦了起来,高兴地哇哇直叫。清澈的河水哗哗流,仿佛也感染着我们快乐的心情,流得更欢畅了,小河潺潺地流淌着秋天的美丽,也流淌着我们儿时的欢乐。

家乡门前的那条小河,不单流淌着我们童年的欢乐,它年复一年地浇灌着田地,也浇灌着家乡的希望。夕阳西下,轻轻哼唱着《乡间小路》:“荷把锄头在肩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笑意写在脸上,哼一曲乡居小唱,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不禁惬意盈怀。田边那个稻草人,日夜守护着这片片的稻田,小鸟儿被这日夜不眠的稻草人惊扰,不敢来偷食了。也不知是哪位先辈想出这么个法子,用稻草人守护农田。想想啊,这是多么智慧的农家人啊,劳动者的智慧真是无处不在,劳动创造了神话。在此金秋时节,一大片金灿灿的稻穗,在眼前闪亮,小河水清清,风吹稻谷香两岸。乡亲们正忙着秋收,亮晶晶的汗水,流淌在喜悦的脸上,滴到禾田里,仿佛农家丰收的喜悦也在田地里滋润地生长着。农家人祖辈都辛苦劳作,在希望的田野上,一代接一代地播种着,收获着。那年月,靠天吃饭,要是遇上了天灾,田地里的米粮不保,农家人就得忍饥挨饿。好在,现在是科学种地,农家人不用这么愁苦了。农忙过后,田地里的水稻也收割完毕,我们小孩子,也没闲着,正三五成群结伴,挎上竹篮子,穿梭在田地里,拾稻穗呢。吃着碗里白花花的米饭,要是有谁掉了饭粒在桌上,奶奶定要让他捡起来吃了,一边嘴里念叨着那首《锄禾》:“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教育后人要珍惜粮食,珍惜劳动成果的诗作,便在儿时,奶奶的念叨中,在我们幼小的心灵播种,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当一弯新月被清晨的风吹过拂晓,月牙儿像是一弯镰刀一样,悬挂在天边。天色渐渐露出鱼肚白,晨曦之光在召唤,“喔喔喔!”村里邻居家的大公鸡便打起鸣,不一会儿,此起彼落的“喔喔”声便把沉睡的村庄叫醒了。勤劳的父老乡亲们,风雨无阻地,只要早晨雄鸡一叫,便起床,开始一天辛苦的劳作。清晨的小河,也开始了一天的热闹了,阿妈媳妇们,早起挑水,淋菜地,洗衣服,个个忙得不亦乐乎。晨烟袅袅,小村庄淡淡地氤氲在这随风飘荡的人间烟火味道中。阿妈在厨房做早饭的香味,阵阵地袭来,让我这个小馋虫,不由地睁开惺忪的朦胧睡眼,我一咕噜地从床上爬起,直接往厨房蹦去,正好和阿妈撞了个满怀,“嘿嘿,小丫头,干嘛呢,这么毛躁!”阿妈小声轻斥着我,忙叫着我们姐弟几个起床,“快快地洗漱,吃早饭上学啦。”那时,天色还很早,如到冬天,外面都是黑乎乎的,可我阿妈从没断过我们的早饭,尽管在那个年代,没什么丰富的食物,一锅热气腾腾的红薯稀饭,在那样的年月天气,可真是暖心窝呀。后来的日子,家中富裕些时,便有淡菜粥吃,那个鲜美,真是无法形容。如今,好吃的东西太多了,食品安全问题也日趋严重,还是自家阿妈做的食物可口,天然绿色,放心暖心。心里直念叨着那时阿妈做的早饭,时常在梦里都会流着向往的口水呢。

如今,我回到故乡,青山依旧在,青砖白瓦房被钢筋水泥房代替。那清盈的小河水,如今却不见了影踪。旧日欢畅轻流,如今却只是一条小水沟,青嫩的水草岸,不见当初的模样,小鱼儿小虾儿,也难得见一条一只。新农村新风貌么?如今家乡的土地,好多被征收,引进了什么五花八门的工厂,山上种满了绿油油的桉树,这桉树,是“抽水机”,“抽肥机”,是“霸王树”。桉树的综合经济价值很高,可桉树对土壤的危害非常大,桉树是日本研发出来的速生树,在日本是限制种植的,因为它的根系特别深,生长速度惊人,吸取大量土壤的有机物和大量的地下水,被称为植物的抽水机,地下水会大量抽取,造成地下水位下降,不宜大面积种植,会造成土壤板结,沙化。引发土地退化,水土保持情况恶化,土地贫瘠,到时再引种其他植物根本无法存活。土壤强度侵蚀比例逐年升高,山体滑坡和洪涝灾害增多,等等诸如此类的灾害,带给我们子孙的是无穷的灾难啊。可这日本的桉树啊,你怎么踏上我家乡的土地?长在了我家乡的山野?那些只求眼前利益,不顾子孙后代的人啊,你可要觉醒啊,不要为了眼前利益,而贻害了自己的后代子孙啊。我痛心莫名,疾呼高喊:“还我青山绿水长流,还我子孙后代千秋福址!”

如今乡亲们是过上了好日子了,怎么现在的家乡,没有了以前的风味了?家乡的变化哟,真的令我惊心痛心。我寻着旧时的路,从垄上走过,走过家乡的田野山地,走过家乡的山水,山风掠过,我那可爱的小河啊,往日潺潺的流水声,只能在梦里流淌了,怎么不教人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