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摘调

不妨摘调   刘熙载在《艺概》卷四中说:曲家高手往往尤重小令,盖小令一阕中,要具事之首尾,又要言外有余味。 写散曲的朋友都知道,散曲曲谱中有小令、带过曲专用曲牌,也有小令和套数均可以用的曲牌更有许多套曲专用的曲牌。而这些套曲专用曲牌单独作为小令用仿佛是不

万丈红尘,一世尘缘

万丈红尘,一世尘缘   于红尘里一路走来,带着对生命和爱情的希翼,一路走得好辛苦。红尘滚滚,深似海,在其中摸索挣扎,都想突破这万丈的尘缘,笑靥如花。从此,不倾衷情,不诉离殇。 红尘里,我们都是找寻这世尘缘的骆驼,都孜孜不倦的在情感的荒漠里行走,为的就是找到属于自已

路灯影子与她

路灯影子与她   城市的傍晚,落日隐没于耸立的高楼间。 华灯初上,整个城市像换上了一套华丽的衣裳,霓虹灯闪烁,映照出人们脸上喜悦的表情,面容却有些模糊,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繁华的地方人来人往,不再是白天的脚步匆匆。此刻的城市,像是一幅动感的画。 唯独远处的

一曲清歌,几许烟雨

一曲清歌,几许烟雨   我在等,等一个明媚的春天。然后将心留在这个希望的季节,等待时间将心的忧伤风干,而后,氤氲着花香,潋滟的柔美, 让自己成为一个温暖,多情,独立的女子... ...---题记 今夜,无眠... ... 躺在暖暖的被子里,透过漆黑的房间,小心翼翼地窥视着窗外,静静

不负自己,不负春

不负自己,不负春   我喜欢春天,是发自心底的喜欢。我想,春也是喜欢我的。不然,春怎会在杏花飘雨的时节拥我入怀? 曾经,有多少希望和心念在冬日里孤寂难眠。当立春的消息,吹遍烟雨红尘。小河化冻的欢歌在耳边争鸣。我在暖阳下伫立,看枝头那些美好的萌动,听耳畔欢乐的鸟鸣

月上西楼,凭栏独醉。

月上西楼,凭栏独醉。   流年花芳醉,风拂琼雨楼,杨柳寒烟翠,莲花起舞翩翩,芙蓉出水盈轻幽,晚霞映,夕阳醉。晓雾初识日东升,忆旧梦,往昔景,香溪畔,踏兰州,倩影依稀映婆娑,几回梦里忆旧游。挽霞归,云霓裳,盈月轻舞漫娉婷,月上西楼,凭栏独醉,暮色苍茫隐清愁,却把思绪

不负自己,不负春

不负自己,不负春   我喜欢春天,是发自心底的喜欢。我想,春也是喜欢我的。不然,春怎会在杏花飘雨的时节拥我入怀? 曾经,有多少希望和心念在冬日里孤寂难眠。当立春的消息,吹遍烟雨红尘。小河化冻的欢歌在耳边争鸣。我在暖阳下伫立,看枝头那些美好的萌动,听耳畔欢乐的鸟鸣

月上西楼,凭栏独醉。

月上西楼,凭栏独醉。   流年花芳醉,风拂琼雨楼,杨柳寒烟翠,莲花起舞翩翩,芙蓉出水盈轻幽,晚霞映,夕阳醉。晓雾初识日东升,忆旧梦,往昔景,香溪畔,踏兰州,倩影依稀映婆娑,几回梦里忆旧游。挽霞归,云霓裳,盈月轻舞漫娉婷,月上西楼,凭栏独醉,暮色苍茫隐清愁,却把思绪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春暖花香,和风淡荡,女人花,含苞待放,永难忘。夏树苍翠,细雨微凉,女人花,国色天香,自芬芳。秋高气爽,丹桂飘香,女人花,千娇百媚,放光芒。冬寒抱冰,白雪茫茫,女人花,暗自忧伤,善珍藏。 女人花,在红尘中开放;女人花,在时空中飞扬。女人花,是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春暖花香,和风淡荡,女人花,含苞待放,永难忘。夏树苍翠,细雨微凉,女人花,国色天香,自芬芳。秋高气爽,丹桂飘香,女人花,千娇百媚,放光芒。冬寒抱冰,白雪茫茫,女人花,暗自忧伤,善珍藏。 女人花,在红尘中开放;女人花,在时空中飞扬。女人花,是

H2O:我们来谈谈单恋这件事。

H2O:我们来谈谈单恋这件事。   2002年的时候,我上了一所封闭式的初中。每个女生都必须剪头发,每个人都必须住校。整个学校的女生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发型,很像一排整齐的西瓜。在这么多差不多的西瓜里,有个女孩还是漂亮得很显眼,她叫沈依依。 其实被嫉妒,被传小话的女生都是美但是不是太

冰凝: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冰凝: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他,出生于广西的一个书香世家,自幼好学,成绩优异。25岁时,他到香港谋职,做了《新晚报》的副刊编辑。 她,小他6岁,是名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在香港政府部门工作,拿着高他两倍的优厚工资。 他32岁时还是孑然一身,一心忙于创作。报社的副主编赏识他的才华

春风十里,不如你

春风十里,不如你   2009年,林先生是白小姐的闺蜜,他们一起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只不过一个在海淀,一个在房山。 林先生总是喜欢在周末穿过半个北京城来找白小姐。白小姐从来没把他当过男的。见他之前白小姐从来不化妆,不洗头。当然,据林先生说,他也从来没把白小姐当过女的。

H2O:我们来谈谈单恋这件事。

H2O:我们来谈谈单恋这件事。   2002年的时候,我上了一所封闭式的初中。每个女生都必须剪头发,每个人都必须住校。整个学校的女生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发型,很像一排整齐的西瓜。在这么多差不多的西瓜里,有个女孩还是漂亮得很显眼,她叫沈依依。 其实被嫉妒,被传小话的女生都是美但是不是太

冰凝: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冰凝: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他,出生于广西的一个书香世家,自幼好学,成绩优异。25岁时,他到香港谋职,做了《新晚报》的副刊编辑。 她,小他6岁,是名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在香港政府部门工作,拿着高他两倍的优厚工资。 他32岁时还是孑然一身,一心忙于创作。报社的副主编赏识他的才华

春风十里,不如你

春风十里,不如你   2009年,林先生是白小姐的闺蜜,他们一起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只不过一个在海淀,一个在房山。 林先生总是喜欢在周末穿过半个北京城来找白小姐。白小姐从来没把他当过男的。见他之前白小姐从来不化妆,不洗头。当然,据林先生说,他也从来没把白小姐当过女的。

什么是一个人的格局?

什么是一个人的格局?   一个人格局的养成,和下面两件东西有关,如果你经常往这两方面上去思考问题,格局自然而然就会大起来: 一曰历史的深度。就是我们看一件事情的时候,只是看它短期的成败、得失和荣辱,还是能放在一个更大的时间尺度之下,去思考它的价值和意义。可能知乎上某

爸妈,假如我暂时嫁不出去

爸妈,假如我暂时嫁不出去   我在努力了, 街上凡是我觉得长的像您女婿的, 我都想跟上一步, 可人家边上总有个人挽着。 您二老从小教育得好, 别人的东西不该打主意, 我也就割了爱了。如果有个我看上的又肯娶我, 我立马回家拿户口本去, 但万一, 我说万一, 往后的一年、两年、三五

什么是一个人的格局?

什么是一个人的格局?   一个人格局的养成,和下面两件东西有关,如果你经常往这两方面上去思考问题,格局自然而然就会大起来: 一曰历史的深度。就是我们看一件事情的时候,只是看它短期的成败、得失和荣辱,还是能放在一个更大的时间尺度之下,去思考它的价值和意义。可能知乎上某

爸妈,假如我暂时嫁不出去

爸妈,假如我暂时嫁不出去   我在努力了, 街上凡是我觉得长的像您女婿的, 我都想跟上一步, 可人家边上总有个人挽着。 您二老从小教育得好, 别人的东西不该打主意, 我也就割了爱了。如果有个我看上的又肯娶我, 我立马回家拿户口本去, 但万一, 我说万一, 往后的一年、两年、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