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星星 盼月亮

2012过去了,随着时钟的转盘还是到来了2013。曾经在前几年听到的世界末日的谣言不攻自破。说是雅玛祖先人的预言,却也被辟谣了。天还是天,冬天来了,四季还是会变更,呈现一个一个周期。思绪翻滚,2012如 人生 的戏台,唱足了悲欢离合,愁,聚散无常。可是人就是草木一春啊,能经得起一个轮回呢?匆匆啊,带着几分醉意,留给自己几分清醒。
  
  独自一个人,灯下听曲。我依稀记得当年的金童玉女,一曲《心雨》轰动了大江南北,成了 爱情 最后的誓言。当年的我只记得金童的《涛声依旧》成了名角,一首《晚秋》更是风靡。那些旋律起伏的波音总是曲曲折折,从刻录磁带变成了光盘,声入画,真是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霓虹闪烁,我的青春就在那些日子里度过的,我的指尖流出的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深夜花园里静悄悄。很静,静的只听见自己呼吸,没有心跳,血管里的血液是按正常路径的走向流动。
  
  独自一个人,灯下解曲。那是我离别故里很久了,相逢是首歌。当年是大家约定的歌曲,唱在一个晚上,欢迎一部分同窗返校。那天,我感觉好幸福。听到同窗谈工作的感想,我知道他们多么不容易。幸好自己能继续深造,我觉得自己又是幸运的。当年各奔东西还是继续深造还作了一场考试,我记得清请楚楚最后一题是分析歌曲《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老师还提醒说了诗歌分析的注意点。那歌词写得真是美,让我一生都解读不完。那种淳朴像水一样,情谊像酒一样。很清,清的只听见自己声音,一起心跳,戴着镣铐跳舞,指尖飞扬,渴望的是一种回声,那是血液流向了心房里。
  
  独自一个人,灯下弹曲。岁月不饶人,一场离别万般惆怅。熟悉的街头都让我会陷入深思,踏上那条离别的街头都让我想起书山上的故事 ,一曲《梁祝》让我魂牵梦饶。我害怕我的指尖,飞出去的音符是一支支箭,小时候的歌曲《金梭和银梭》让我丢失了头上的小银铃,我是钗凤了。弹指,古曲风韵,一手弹去流水,一手招回行云。一曲清音,梅花三弄,蓦然回首,伊人阑珊处。念奴娇赤壁怀古,曲有误周郎顾。曲终人散,余音袅袅,那是在梦中了,指尖飞舞的是海韵,小脚丫沙滩逐浪嬉戏。
  
  独自一个人,灯下谱曲。七月流火,红尘万丈,青丝花白,当年的旧事不堪回首。难舍难分,无言的结局,疏不知才是人生刚拉开的序幕。画个圆,紧紧地旋转圆规柄,却落得离心等距,回到起点,清空为零。那些谱子竟化为了灰烬,也只有记忆了。再怎么补也不靠谱了,即使没有灯我依然能按下琴弦。因为我把谱子早已变成了底片,和弦的一级、四级、五级,转调我早就习惯了。长琶音,颤音,高低八度音,在我的指尖像是瀑布。高山上谱一曲,云天外,溪边泉水,鱼儿游,海边江尾,点点星光,那弦月像眉弯弯,满月像瞳圆圆。指尖在琵琶上成珠,在古筝上成丝,在腰鼓上成绸,心扣着旋律,恢复一幅幅画,蘸笔书写:春花秋月,琴韵书声。抬头间,着对画楼主人说,“月”字太难写了。挥毫写下一笔,告知说是第一笔三分之二是竖笔,拐歪处弯笔。既然难写,就专写“月”字。说完,我又想起了那些所谓曲线,直线,叫点的轨迹总是捉弄人,拐点,零点。
  
  总是独自一个人,静静地,自谱一曲,波音充满了谷峰和谷底,心留清音。清风为情,茉莉为爱。最为惬意的是留给人间一首质朴的童谣,那是儿时自己常挂着嘴边说的爱情诗:天上星多浪浪稀,地上白米好喂鸡。芦花雄鸡好作种,隔壁大姐好作妻。盼星星,盼月亮,爱情既是现代又是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