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一抹烟火 只刹那芳华

       到乌镇已近中午,天阴沉沉的飘起了细细的雨,路边小店的音响里放着林志炫悲怆低沉的烟花易冷,听得心情愈加烦乱。这次单独出来是深思熟虑了几天的决定,我只想再看一眼这留着我们美好回忆的烟雨江南,看过了也就了无遗憾。

  行程未定,雨却越大,一如你绝情的倔强,湿了我的心情也湿了衣裳,我决定找个地方暂避一下。穿过熙来攘往的马路,我又一次伫立在这熟悉又陌生的巷口,雨中的小巷因为我的脚步声而显得些许的空旷,小巷深处,一个小院朱门虚掩。门开处,飞花的廊檐下有张石桌,桌旁有张藤椅,正好坐下小憩。迷蒙的雨雾中,一个娇柔的女子缓缓走来,粉黛薄施,青丝轻挽,合体的碎花旗袍下包裹着曼妙的身姿。

  “大姐,不好意思,我能在您这儿避雨下吗?”

  “你,叫我什么?大姐?我是你的冰萱呀”

  “冰萱?我.....我......”

  “那一年,你随父亲出征,从此杳无音讯。。。那年,我说,即便天涯海角都愿意你与相随,你问我:天涯远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处天涯。有的人近在咫尺,却形同陌路;有的人远在天涯,却灵犀相通。万水千山,遥远的只是时空的距离,那一个刻在心上的名字,永远也不会因为时光的远去而变得模糊。那么,就轻轻道一声珍重吧。给彼此一个灿烂的微笑,天涯不远,它就在你我的眉间心上,一如初见。”

  她自顾自的说着,而我也被她这凄美的故事和柔情的倾诉渐渐吸引,有地方避雨且不至于太无聊,挺好。

  “人世沧桑,容颜已改,我仍旧静静地守着这小院盼你来归。每一天,每一年,携一缕明媚放歌,挽一抹温柔浅笑,原来,思念可以如此美好;原来,时光,亦可以如此嫣然。你,可曾安好?”

  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我不能告诉她我过得并不好,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刚刚经历过一场缠绵悱恻却又终痛彻心扉的爱恋。而她似乎也并不期待我回应作答,而是款款起身轻轻的说:“你先坐下稍等,既然你回来了,既然我等上你了,我不会再让彼此错过,你等我,我去收拾一下这就跟你走。”

  音未落,女子已翩然离去,转身处,烟雨朦胧中,我分明看见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忧伤

  弄不清是为了解开我心中的疑惑还只是单纯的不舍,这一刻,我只是想把她留住,而且必须留住。谁知,不尽人意,我竟然动也不能动,想挽留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消失在空气中。

  千般不舍可又万般无奈,我只能怔怔地只能看着她的背影缓缓散在烟雨中。刹那间,我浑身冰冷,万千思绪缠绕心间。她的痴,她的眷,她的怨,我不管这一切是谁的誓言谁的欠,我不能容她再等,不能容她憔悴了容颜,不能容她耗尽了思念。如果她回来,我愿意给她这一世你侬我侬的轮回。

  ……

  “这里曾是一所翰林府邸的后院,翰林家有个叫冰萱的小姐因思念未归的恋人而终日在这小院中苦等,她的情郎喜欢吃核桃,她就日复一日的敲打核桃等他回来,最后郁郁而终......”

  我忽然被一阵杂乱的声音惊醒,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暖暖的阳光格外明媚。漂亮的导游小姐正领着众人参观: “相传冰萱小姐死后魂魄一直不肯散去,历经几世仍在。据说在飘雨的午后曾有人看见一个身穿碎花旗袍的女子坐在这檐下的石桌旁砸核桃”

  其实低眉浅笑的时光,总有风花雪月或是晓风残月于叹息间滑过,将过往沉淀成这厚重的斑驳的墙砖,那斑驳的墙砖,幻化成你凄美忧伤的婉约。

  原来,经年只是一梦。

  我起身,让过参观的人群,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继续踯躅于这历经百年的小巷。

  此处,可还有你我前生的约定?此处,可还有你我相偎相依的身影?

  是谁说过,深深的依恋,静静地伴;浅浅的暧昧,默默喜欢……

  那一年,你与我渐行渐远。

  都说蝴蝶飞不过沧海,誓言难敌流年,而我,也无法渡到你的彼岸。

  倚窗听风,静看花开,所有的山水清音,都在默默中演绎成了红尘静好,那些匆匆的过往,都随着时光跌落在岁月之水岸,只与梦有关。点点滴滴,都于暗香盈袖处,迷离成轻吟浅唱或刻骨铭心的念想。注定我们的故事,只是一场意念的挣扎,温暖薄如蝉羽,回忆脆若蝶衣。

  一段绝唱,隔世离空,且看那烟花易冷;两情相悦,几许痴情,唯留这小院空濛。苍天不老,此情难绝。心有相思扣,终须千千结。

  是不是,有些相遇,注定只能是烟花绽放般的美好,转瞬即逝,我也终未能挽住时光,一任蹉跎。

  或许,岁月原本就是一场擦肩,相守于红尘,相忘于江湖,风尘俗世,谁能逃脱得了尘缘?素年锦华,那些被流水滤过的往昔,那些激荡魂魄的情事,如同大雁飞过天际,悄然无痕,渐行渐远。

  远处传来一阵笛声,空灵悠远,百转千回。似清洌的梵音,漫过烟雨江南的瓦檐,在寂寥苍穹中弥散,如雾岚,若轻烟。又似一竿长长的竹篙,水中轻轻一点,撑离繁华和喧嚣,穿行于两岸青砖碧瓦间,蓦然回首,红尘已远……

  这一抹烟火,只刹那芳华

来源:唯美句子 chinaoc.com.cn,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