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我,一世纵容

突然发现对着镜子久了,

里面的我变陌生了;

突然发现念的名字久了,

名字也变陌生了;

突然发现某个字写久了,

字不再是原来的字,

它还是陌生了。

世界在变,

风景在变,

周围的空气一直在变。

不知道谁会是谁的风景,

谁又只是谁的过客。

我不知道。

我以为会一直在的人,

走了;

我以为会一直牵着的手,

松了;

我以为......

然后我发现,

原来,

离别是很简单的事,

轻轻的转身,

轻轻的挥手。

当脸颊上那抹微笑轻轻的荡开,

我把所有不舍一一淹没在唇边。

原来,

冷暖自知,

真的是一个让人心疼的词!

谁给我,一世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