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人,别人从良,你从妓

 和妻子快要领离婚证了,法院判决的。闹了年多两年,终于要结束了。妻子有外遇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朋友们都知道,只是没人敢说。直到她走了,朋友才说。我知道你会离婚,没想到是现在。朋友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惋惜。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没有起一点波澜,只是一口接一口的灌着酒,已经不知道酒是什么味道了。冰冷的液体或许会让我的心里好受些吧。快要窒息的痛。喝到最后肯定是醉了,泪眼朦胧中看到了她,叫着她的名字……

家在重庆的一座小县城,和她结婚8年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一个7岁,一个5岁。从来没让她做什么,哪怕是亲戚朋友来了,也没让她在厨房里忙碌。孩子基本上也是爷爷奶奶带的。我的能力很有限,一个建筑包工头。一个月里至少有10天呆在家里,收入够一家人吃饱穿暖,对于女人喜欢的名牌,几件还能承受。其实这样的生活对于我来说,足够了,也许女人天生就有追求物质的本能,妻子出轨了。一个冬天的夜晚,妻子在折叠衣服,两个孩子在客厅里看动画片,我在房间里玩着电脑。开着暖气,惬意的生活,心里一下觉得好幸福。我看了看妻子,及腰的头发,淡淡的妆,俨然是一个小娇妻。她转过身对我说,“我们离婚吧”,妻子低着头,看不到她脸上的任何表情。我实在找不到离婚的理由,结婚这么多年,我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对她,我视作珍宝。我放下手中的水杯,“为什么呢”?我真的很想知道理由。“因为我不想跟你过了,太穷了”她恼怒了,这句话她是用吼出来的。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说我会努力挣钱吗?我觉得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妥,有想打她一巴掌的冲动,但脑海一下出现了她笑颜如花的镜头,只剩下心痛了。心口被什么堵住了,我习惯性的摸出香烟,一支接一支的抽着,我很想说,我很爱她,超越生命的爱。这份爱难道比起荣华富贵分文不值吗?

深夜了,孩子睡下了,妻子也睡下了。只是床上多了一床被子。我也累了,躺在床上竟没了睡意。她背对着我,似乎睡着了。想起她说要离婚,我这个男人像是孩子般可怜。这么多年睡一个被窝,今夜又如何安寝呢?春天了,到处生机勃勃。有10天没回家了,突然好想她,好想两个儿子。刚好飘起了下雨,我决定回家。工地离家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我没打电话给她,想给她个惊喜,还给她买了她一直想要的一款手机,我想哄她开心,想她回心转意,离婚,对于我来说太恐怖了,我不知道没有她我该怎么生活。自从那次她提了离婚,我们之间的话就少了。我很想跟她聊聊心事的,特别是聊聊那天我的感受。但,我怕我一开口,她又要恼火了,还不如让她静静,只要她在身边我也不敢奢求太多了。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我轻轻打开门,怕把她吵醒了。孩子可能在奶奶家,星期六爷爷奶奶都会来接两个孙子的。正准备打开房门,屋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呻吟,我顿时心跳加快到不敢呼吸的地步。拧开门锁,映入眼帘的是一屋春光。我没多想,颤抖的关上房门。坐在客厅,机械的点烟。这次不是给她的惊喜,而是给我的惊骇。片刻,男人出来了。男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站在那里。我血一下冲上脑门,几拳挥过去,他的嘴角已经流血了。他没还手,任由我打骂。忽然意识到,这是最窝囊的做法。“滚”我指着大门,声音似乎都要把嗓子震破了。男人转过身,对着妻子说“小宴,等我”.男人便转身离去。我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半晌。妻子说“离婚吧,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我受不了贫贱”.我发疯一样的扇了她两耳光,“你怎么这么贱”我的心好痛。我歇斯底里的叫喊。看着她被我打红的脸蛋,心里好像被射进了千万支箭。天知道我有多疼她啊,真的怕捧在手心怕化了。她哭了,眼泪流向她发红的脸蛋。我头脑一片空白,呆了。

她走了,去上海了,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个上海人一起,她没有留下一句话。带走了她的几件衣服,戒指摆在电脑桌上。我躺在地板上,哭了。眼泪如泉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回答着儿子千万次的问,妈妈哪里去了?我每次都说,妈妈找幸福去了。是去找幸福去了,她想要的幸福。

工地有点远,远在山东。某一个黄昏,接到堂姐的电话。她看见妻子了,坐台小姐。浓妆艳抹,身姿妖娆。我脑袋空白了一秒,但也释然了。我的妻子在我心里,那个去做了小姐的女人,我不认识。炎热的九月,她打来电话,说要我回家办离婚证。我答应了,语气似乎像在答应发了工资给她买一套名牌护肤品一样,也许,是最后一次宠你了。看着快速倒退的风景,我的心情居然是激动的。是想看见她么?这个理由我不想承认。很快就到了家,看见她第一眼,我的心里就用四个字形容她,风尘女子。浓浓的妆,画着看到让人感觉怪怪的眉毛,穿的衣服,要多露有多露。踩着一双高得让人惊讶的高跟鞋。她瘦了,以前的婴儿肥没有了。由于到家的晚,只有明天去镇上办理离婚证了,孩子见了她高兴得手舞足蹈。妈妈妈妈的喊个不停。我关上了门,去住宾馆了。我的妻子在我心里,怎能和别的女人睡一个房子呢?又燃完了一支烟,差点烫到手。离婚证办完了,一个男人开了车门来接她,而她笑的像一朵花。

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吧。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给。